• <dd id="SbENp"></dd>
      <tbody id="SbENp"></tbody><thead id="SbENp"></thead>
        <p id="SbENp"><canvas id="SbENp"><progress id="SbENp"><sup id="SbENp"><label id="SbENp"><tr id="SbENp"><option id="SbENp"></option></tr><abbr id="SbENp"></abbr></label></sup></progress></canvas></p>
        <nav id="SbENp"></nav><meter id="SbENp"></meter><ruby id="SbENp"><output id="SbENp"></output></ruby>

         首页 股票学校 股票入门 选股 买入 看盘 跟庄 短线 炒股技巧 技术指标 k线图 MACD 均线 成交量 股票书籍 股票视频 网站导航

        易鑫金融 > 股票书籍 > 价值投资之道 > 正文

        学习巴菲特好榜样(5)

        四、其实我们在这里主要是在讨论“现在是不是买入(好公司股票)的最佳时机”,而不是讨论“现在是不是该卖出好公司的股票,以及好公司的股票是不是该终身持有”的问题。我们与朋友们在“好公司”定义方面没有分歧。

        “WALL”公司已被“ST”,WALL(墙)早已不见踪影。(摄于美国华尔街)

        华尔街是英语“Wall Street”的音译,但这个名称并非源于街道两旁大墙似的高楼。根据华尔街街口大厦墙上镶嵌的铜匾记载,1653年,荷兰人统治时期,这里是新阿姆斯特丹总督的驻地。为方便警卫通行,总督下令用木头做围墙,筑起一条街,就地取名“墙街Wall Street”,这就是最早的华尔街。

        18世纪,24个商人代表聚集在华尔街的一棵梧桐树下,签订了历史上著名的梧桐协议,规定在他们之间可以进行证券交易,这就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前身。

        私募基金与公募基金的显著区别

        ——再谈“能否买万科、招行”

        2020-06-06

        我们与公募基金的显著差别——制度不同使然

        曾有一个网友“飞扬”提出这样的问题:如果我们现在又有募集资金到位,我们如何行动?

        这是个绝好的问题!但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仍然是:YES,等。

        其实,我们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。我们并非满仓,要加仓也会在我写“闭着眼睛买万科、招行”之前,现在的价格我们已看不到安全MARGIN(即安全边际,指盈亏临界点以上的距离。安全边际的数值越大,发生亏损的可能性就越小,也就越安全——编者注),我们不会再重仓买进,除非它们未来继续下跌那正是我们要等的。

        我们走上资金管理之路是从保本协议开始的。我们做不到一年中不输,就要赔上真金白银!即使现在许多资金都不再是要求保本了(那样客户分配得更多),但我们已形成了像管理自己的资金一样,管理所有受托资金的习惯!我们没有管理费收入,只有业绩报酬!那是我们的唯一正餐。

        这就是我们与公募基金的显著差别——制度不同使然!台湾有句话,“派人家的孩子去当兵,战死不心疼”。我们的全部资金都是我们家自己的孩子!没把握的仗,我们就不打了。等待是不会死人的。

        2001年底以来输怕了的股民们,是没勇气自己将自己的孩子送上前线了,那些公募基金经理当然会说:“OK,将他们交给我们吧!备慰鱿衷谌瞎汗蓟鸹挂哦!公募基金的将军们当然可以随时派他们上前线去。(2004年以来,基民开户数一直在显著增加,从2006年年底的370多万个基金账户,到2007年11月已达2500多万个基金账户,一度出现过基民开户数超过股民开户数的现象——编者注)

        游戏规则决定游戏方法,也难怪芒格视收取管理费为“共同基金”的伎俩了。公募基金中的长期佼佼者,与国营企业中的海尔一样,并非制度的必然产物。那些基金是碰巧碰到有良心、有水平的基金经理了。林奇、比尔·米勒都应该归到此类。他们充其量是我国古代历史中出现的圣明君主!

        向国内外敬业的优秀公募基金经理致敬!

        我们生活在有色眼镜下的世界里

        2020-06-06

        真相简单,但如果大多数人都带着深色的有色眼镜,那真相就变了色,真相也被误判成谎言

        世界是不可知的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带了有色眼镜,只是深浅不同而已。我相信我自己是一直戴的,可能只不过色浅一点而已。其实,即使不戴,我也没有一天看到过真实的世界,因为小学时我就被发现分不清红与绿。我的体检报告上的“视力”栏目从来不是被填上“色盲”,就是“色弱”(后者可能是医生在我的希望和要求下从轻发落),这也是我当年高考只能在数学系和力学系之间选择的唯一原因。

        上一篇文章:

        下一篇文章:

         





        易鑫金融 | 手机版 | 微信 | 微博 | 联系站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