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fn id="CLJAM"></dfn>

      <nav id="CLJAM"></nav><input id="CLJAM"></input>

        <legend id="CLJAM"></legend>

         首页 股票学校 股票入门 选股 买入 看盘 跟庄 短线 炒股技巧 技术指标 k线图 MACD 均线 成交量 股票书籍 股票视频 网站导航

        易鑫金融 > 股票书籍 > 股路不归 > 正文

        股路不归(55)

        我跟姐姐说:“你给我做点煎汤面吧!蔽掖有【拖不冻越憬阕龅募逄烂,姐姐满心欢喜地就准备去做。我说:“不着急,说会儿话吧!苯憬阄饰:“说你住的地方一晚上就要花几十块钱?那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贵?”姐夫在一旁说:“啥几十块,好几百块钱!蔽倚α诵λ:“一样的房子,那是宰人的,其实不应该那么贵的!苯憬闼:“他们会不会因为看你是农村来的,才宰你?”我说:“差不多吧,反正无所谓那钱都是单位的!苯憬闼:“你能不能换个地方。堪涯切┣∠吕炊嗪,你以后还要娶媳妇,花钱的地方多着呢!蔽椅扪砸远陨屏嫉慕憬闾岬恼庑┪侍,就说:“那些事情说不清楚的,你还是给我做面条吧!备盖字牢乙吡,也没有说话,还是姐夫见识多,问我:“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姐姐一听急了:“刚回来才几天啊,就要走了,不能再等几天吗?”父亲说:“做饭去吧,待在家里干什么?单位有事情就要做的,拿公家的钱就要干活的!

          在大姐家吃完饭,一直待到天黑的时候,父亲安排姐夫用自行车送我到县城,他自己一个人回家,说是从姐姐家这儿走近一点,省得来回跑耽搁时间。我还是坚持回家一趟,姐夫的意思也一样,说是从家里走好一点。父亲没有再坚持,我也知道父亲是多么希望能和我再多待一会儿,回家的路上没有人说话,到家以后父亲默默地帮我收拾行李,昏暗的煤油灯照着父亲的身影,他把我的衣服日常用品,还有家里的核桃等想办法给我的箱子里装,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我不忍心父亲再给我收拾行李,我走过去说:“伯,我来吧!”看着放在炕沿上的那些父亲准备好的东西,我尽量地拼命的往箱子里边装,我知道这是父亲的心,我拿得越多父亲就会越高兴。眼泪:宋业难劬,我一边收拾一边流着眼泪,我在想我要离开父亲了,在未来的日子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孤单单地在这个窑洞里生活,我恨我自己不是东西,把父亲一个人扔在这个破窑洞里,无依无靠,这件事情让我一生不能原谅我自己。每次想起这个情景我都会内疚自责得要命。

          我尽量慢慢地收拾自己的行李,父亲不说话,姐夫也不说话,时间过得太快。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怎么这么难受,我不敢看父亲颤巍巍的身影,更不敢看父亲满脸期待的眼神,终于要走了,父亲说:“你也大了,婚姻的事情不敢再耽搁了,这是大事啊!蔽衣娴睦崴愿盖姿:“伯,你不要操心,我会很快找到媳妇的,这些就不要操心了,你一定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啊!闭馐焙虻奈抑挥幸桓龈芯,我想哭,想放声大哭,为我自己更为孤苦伶仃的父亲。

          父亲一直把我送到村口,还是不忍心离开,叮咛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,我和姐夫一起转过村口的那个拐角,看不到父亲了,父亲也看不到我。我相信父亲这时候可能才开始哭了,父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他不愿意我带着包袱离开他,我听姐姐说,我每次离开家以后父亲都很长时间吃不下饭,总是站在村口看,父亲总是在夜里听到敲门声而醒来,他总是感觉我回来了,父亲总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从村口那个转弯的地方出来,然而父亲每次都是失望地回家,有时候站到很晚才回家。我恨我自己,我真的恨我自己,那时候为什么要干什么狗屁的事业,父亲辛苦抚养我长大不知道为什么?我的事业跟父亲有什么关系啊,自私的我怎么就没有考虑到父亲,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,跟我的那个什么狗屁事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吭诟盖椎男睦锒泳褪且磺。可是在儿子的眼里,父亲能占多少!一想到这儿我就不由自己地骂自己一句:我他妈的真不是东西。!

          第六十章

          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0点钟了,姐夫说要到在城里上班的弟弟家去住,打算第二天早上回家。我在县城的招待所找到这几个人,他们都坐在那个登记室的长条凳上等我,小张看到我急急忙忙地站起来说:“老师,真的很对不起您了!”我没有吭声,顺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走势曲线图和一些资料看了一阵子,看着走势以及他们的资金运作纪录,骂道:“他妈的,真是王八蛋,这样做下去肯定是找死,和市场趋势对着干,你以为你是谁啊!

        上一篇文章:

        下一篇文章:

         





        易鑫金融 | 手机版 | 微信 | 微博 | 联系站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