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lockquote id="XHOEk"><b id="XHOEk"><acronym id="XHOEk"></acronym><i id="XHOEk"><fieldset id="XHOEk"><q id="XHOEk"><video id="XHOEk"></video></q></fieldset></i></b><td id="XHOEk"></td><samp id="XHOEk"><var id="XHOEk"><sup id="XHOEk"><mark id="XHOEk"></mark></sup><td id="XHOEk"><rp id="XHOEk"></rp></td></var></samp><ins id="XHOEk"></ins></b>
      <dl id="XHOEk"></dl><canvas id="XHOEk"></canvas>
      <cite id="XHOEk"><ul id="XHOEk"><progress id="XHOEk"></progress><button id="XHOEk"></button><abbr id="XHOEk"><noframes id="XHOEk">
      <tfoot id="XHOEk"><kbd id="XHOEk"></kbd></tfoot>
    2. 易鑫金融 > 股票书籍 > 股路不归 > 正文

      股路不归(25)

      我吩咐会计清算一下,我们这次总共进了多少货,到现在的帐面情况是什么。

        一会儿会计给我一份清算单:总计占用资金14.7亿,8只股票,目前的帐面浮赢是17%。看了这份单子,我感到很舒服,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,如果实际亏损在15%的话我就很轻松的出来了,那么这次就能够赢利20%,对我们的领导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业绩。

        收盘了,今天以最高点收盘,成交量创下这轮行情以来的最大的量,我知道要不是这几个家伙麻痹大意,今天的成交量不一定有昨天的大,Gp为1:10,这也是这轮行情以来的最为强烈的一次,人们追高的那种欲望是多么的强烈。

        作为一个大资金的运作者,我不喜欢过分关注技术指标,但是我很喜欢看抛物线指标,我的老师在讲这个指标的时候,他告诉我们:人们在坐飞机的时候都要买保险,买保险的目的并不是说一上去就会掉下来,而是说万一掉下来的话,能为生命增加最后的价值。那么抛物线对于一个从事资本运作的人来说,这就是我们的保险单,不管你是多么大的资金,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,行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是人能够操纵的。看着这个奇怪的线条,我感谢前人的努力,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保险单。我庆幸这些人看不懂这个保险单,更庆幸人们不能摆脱自身天性---恐惧和贪婪。

        我心里计算了一下,现在的价格没有高于那个生命线,也就是说假如我能够站在这个价格之上的话,那么我的出货空间就有将近100点的空间,这样的话就必须快刀斩乱麻,不能犹豫不决也不能想法太多。

        我走进领导办公室,告诉领导我们这次总共进去不到15亿的资金,我计划出货,利润大概能保证在15%左右。看现在的这种走势估计行情不会维持太长的时间,一旦行情翻转向下,我们的风险就是85%,那么造成的亏损估计在30%。领导听完我的话,说:“好好好,就这样办吧!你这几天辛苦了,忙过这一阵子也应该把你自己的大事办一下了,不能总是单身!”我感谢这个老头子,以前对老头子一直不太尊重,很多原因是因为自己乡下人的自卑,记得有一次和领导一起同坐一辆车办事,路上有一个拉煤气罐的卡车忽然翻了,煤气罐满地都是,在路边有一个煤气罐嗤嗤地冒气,老头子一下子打开车门,冲出去迅速拧上阀门,这一切很快就发生了,我赶快跑下车拉起老头就跑,我说:“这太危险了,一旦遇到火爆炸了就不得了!崩贤匪:“这时候哪能顾得了那么多,这要是爆炸了,可就不得了!笨醋耪飧鲇凸夤饽悦抛拥睦贤,我鼻子里酸酸的,他是军人出身,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一直很大,几乎可以说是震撼,我知道他的身份可不是我这样的。

        “喝点水!”老头子招呼我,我急忙站起来说: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要走了,您先忙着吧!”老头问我晚上能不能到他家去做客?我笑了一下:“以后吧,我今天晚上要约会!崩贤匪:“那好,以后一定去!”我说:“好的,我先走了!”

        走出领导办公室,我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,通知他们晚上到我住的酒店来,他们连声答应“一定一定!”

        天,灰蒙蒙的,让人无形中感到很多的压抑感!我让司机送我回酒店,今天居然没有要走走的兴趣,他们的货都出完了,没有给我留下轻松,却带来了异常的沉重!

        第二十六章

        我不喜欢喝啤酒,喜欢喝中国的西凤酒,那是我老家陕西的一种名酒,我每次回家归来的时候,都喜欢带一些西凤酒来。

        夜里,我们大家相聚在这个在上:苡忻木频,据说当时蒋介石结婚就是在这个酒店摆的筵席,名店名人,我们坐在这儿没有感到名人名店带来的那种自豪和舒心,大家按计划都已经出货了,现在只要安全地把我砸进去救人的那些资金顺利撤出,这次营救就算彻底成功了。

        老胡端起酒:“老兄,这次多亏你及时出手,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,我们大家心知肚明,多余的话讲了也没有什么意思。这次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资金运作的时候,对投资大众心理把握非常重要,过去在这方面我想得不多,这次真正算是领教了!蔽宜:“不是说很重要,而是在资本运营的时候,对其他投资人的心理把握是绝对因素,其实那些人也在无时无刻地揣摩我们的心思,股市是什么?就是一场斗智的游戏,说白了就是骗跟被骗的一个过程,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上都是存在的,其实人们买卖股票最根本的因素就是情绪的变化,你要是忽视了这个,你根本就不能掌握对方在想什么。我们是大资金有能力控制局面,那么就应该有能力调控这些人的情绪,能够操纵投资人的情绪你就能让他干你最需要干的事情,恐惧对人类来说,是天性,没有人完全能够丢弃这些天性,疯狂的下跌,他们一定会因为担心自己的股票遭受巨大亏损,他们就会不计成本地卖出,你要是大涨,那么他们也会担心自己不能获取利益而急急忙忙地跟进,不是这些人傻,而是条件决定了他们只能如此而已!贝笊剿:“我总是不明白,人们为什么总是要在下跌的时候卖掉股票,涨起来以后才买进股票,这明明是做错了,他们为什么反应不过来?”我说:“不是他们反应不过来,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明白未来到底怎么走。你是什么?你能够知道未来到底向那个方向走,你才能这样说,把我们跟他们放在同一个位置,那么那个时候的我们也不会这样运筹帷幄了,也是象一个没有头的苍蝇,到处乱撞。他们没有什么基础,对股市的了解几乎等于0,他们也根本没有想过从最基本的地方来了解这个市场,他们所具有的概念就是打听消息,走捷径。你没有听听电视上那些专家的话,他们对每次行情的下跌都有理由来解释,大众投资人也就开始模仿这些专家了!崩虾:“是啊,简单的资本的流动规律都不知道,就开始进入市场了!

      上一篇文章:

      下一篇文章:

       





      易鑫金融 | 手机版 | 微信 | 微博 | 联系站长